网站首页   县区新闻   综合新闻   热点时评   财经新闻   社会法治   资讯·娱乐   家居·房产   百色社会  
当前位置:主页 > 综合新闻 >
1894耻辱的甲午年
来源: 未知 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04-30 16:34

  “超勇”“扬威”牵制了敌军的主力, 使主力战舰“定远”“镇远”能够全力 攻击日本的弱舰“比睿”“赤城”,从而 重创二舰。1894 年 7 月 25 日拂晓的丰岛海战 中“,济远”“广乙”遭到日本“吉野”“浪 速”“秋津洲”3 舰的突然袭击。

  在9 月17 日的“雁形阵”中,“镇远”号位于“定远”号右侧稍后的位置, 既是主力前锋,又可以保护旗舰。管带林泰曾和刘步蟾是同乡,家世显赫,祖父是林则徐胞弟,林泰曾管林则徐的女婿、福建船政大臣沈葆桢叫姑丈。他在1877 年赴英国留学,1881 年再赴英国接收“超勇”“扬威”二舰,回国后升为参将,加“果勇巴图鲁”称号。北洋舰队成军后,他成为左翼总兵兼“镇远” 号管带,是一颗耀眼的海军之星。

  但李鸿章对这颗“将星”的印象非常不好。1894 年6 月25 日,正在朝鲜仁川帮忙“壮军胆”的林泰曾奉命率“镇远”号调往牙山,听说日军又有5000 人快要到仁川了,就急忙拍电报给李鸿章,请求“后路速备海军大队,并请调南洋军舰来北洋”,李鸿章大怒,认为他“胆怯张皇”。但碰巧电报不通,李鸿章、丁汝昌的指示无法传达给林泰曾。 但日本的确在源源不断地向仁川增兵, 为一探究竟,林泰曾于6 月29 日又率“镇远”“平远”二舰赴仁川视察,于是就迎面遇到了送完日本大兵、准备回国的日本“浪速”号,其舰长是东乡平八郎。 东乡平八郎在英国待了8 年,林泰曾在英国待了3 年,都知道对方是熟悉世界海军战术的“牛人”。当他们远远认出对方的军舰后,都不由心中一紧,让官兵做好战斗准备。两舰擦肩而过时,东乡平八郎没有下令开火,而是下令按照对待外国将官的礼仪,吹响礼号。但林泰曾从东乡平八郎的眼神里感到,战争在所难免了。

  第二天,林泰曾还没等到李鸿章、丁汝昌回电,他判断,如果日本先开战,“我(军)力顾仁川、牙山两处,兵力单薄散漫,必致受损。若遭不测,后路兵力更希单,大局必不堪设想”。在征得驻朝官员袁世凯、叶志超的同意后, 林泰曾决定返航。

  看到林泰曾擅自回来了,李鸿章更怒,给他扣上了“仁川畏日遁走”的大帽子。再加上林泰曾突然请求辞职,李鸿章认定他是个“胆小”之徒。

  没想到,在黄海海战开始前,正是这个“胆小”之徒,下令卸除“镇远” 号舢板,自断退路,“舰存与存,舰亡与亡”。黄海海战中,又是这个“胆小” 之徒,在各舰受伤、各自为战的混乱时刻,贯彻了丁汝昌的指令,始终指挥“镇远”号跟随在旗舰“定远”号左右。当时,日本旗舰“松岛”号发射炮弹,击中了“镇远”号的前部,大火蔓延。但是, 当“定远”号中弹起火后,“镇远”号仍驶到“定远”号前面,与“致远”号一起抵御日舰炮火,为“定远”号救火赢得了时间。随后,“镇远”“定远”一齐发射305 毫米口径的巨炮,其中一枚成功命中“松岛”号,引起甲板上的弹药大爆炸,顿时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,“松岛”号被一片火海笼罩,死伤84 人。 坐镇“松岛”号的日方指挥官伊东祐亨一边指挥灭火,一边把军乐队赶上来充当炮手。

  40 分钟后,大火虽然被扑灭,但船上都烧毁得差不多了,无法再作战。于是,“松岛”号发出了“各舰随意运动”的信号,此后不久,又发出“各舰归队”的信号。原来,伊东祐亨见暮色降临,再继续作战不利于保持队形,也怕遭受北洋舰队鱼雷艇的攻击,再加上北洋舰队各舰纷纷归队,声势壮大,故决定结束战斗,率本队向东南方向退却。“镇远”“定远”紧追不舍。

  “镇远”号船员马吉芬回忆,追到相距二三海里时,日方5 舰回头迎战,“炮战之猛烈,当以此时为最。然而,镇远射出六吋弹(150 毫米口径) 百四十八发,弹药告竭,仅余十二吋炮钢铁弹二十五发,而榴弹已无一弹矣。定远亦陷于同一困境。”后来,据日方统计,“镇远”号中220 弹,比“定远” 号还多中60 余弹。眼光毒辣的日本人早就认为林泰曾是中国海军的“宝刀”, 看来是名不虚传。清政府也授予林泰曾“霍伽助巴图鲁”的称号,意为“快手英雄”。

  不幸的是,1894 年11 月14 日清晨, “镇远”号巡游渤海返回威海卫军港时,遇到落潮,不慎触礁,底板撞出好几处裂缝,海水立即涌进来,“镇远”号失去了作战能力。林泰曾痛不欲生,他想起了黄海海战中战死的兄弟们,想起了骂他“畏日遁走”的上司们,想起了朝廷中说他“胆小”的官员们。他还有太多的事需要“镇远”号去做、去证明自己, 可“镇远”号却不能出海作战了。他更觉得失误触礁愧对国家。两天后,他吞大烟自尽。

  在北洋舰队的12 名管带中,丁汝昌一直对来自广东番禺一个农民家庭的邓世昌关照有加。担任“致远”号管带的邓世昌是各舰中唯一的非闽籍汉族军官,同为非闽籍的丁汝昌视他为心腹。1894 年8 月,丁汝昌被勒令戴罪立功, 邓世昌的心情也随之变得沉重。

  此时,邓世昌自己也在接受审查, 原因是他“鞭打士兵致死”。他本来就是个比较鲁莽的人,“致远”号的事故率在各舰中最高,士兵们早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“邓半吊子”。

  另外,家事也让邓世昌牵挂。他的小妾何氏已经身怀六甲,当他得知要随北洋舰队护送运兵船去朝鲜时,他就预感凶多吉少,开始担忧自己有没有命看到孩子出世。临行前,他把一枚平时珍爱的印章交给家人,上面刻着“正卿书章”(正卿是他的字),以示诀别。

  所以,1894 年9 月17 日上午9 点, 当邓世昌站在黄海海面上时,他的心绪是烦乱的。但随即,看到海面上的黑烟,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:日本军舰果然来了。他又转头看了一眼旗舰“定远”号, 已经发出“立即起锚”的信号,他立刻放下这些纷乱的思绪,按照丁汝昌的指挥,和“靖远”号列成第二小队迎敌。

  “致远”号排水量为2300 吨,航速18 节,配有210 毫米口径主炮3 门, 152 毫米口径副炮2 门,由英国制造, 1887 年开始服役。其吨位、档次都低于第三小队的“来远”和“经远”,但航速和“靖远”一样,是这些战舰中最高的。这决定了邓世昌后来的战略部署。

  “致远”号面对日方实力较弱的“比睿”“赤城”“西京丸”等舰。邓世昌指挥军舰“冲锋直前”,“击中日舰甚多”, 日军旗舰中弹起火。这时,邓世昌看到“定远”号中弹起火,日本第一游击队借机扑去。他担心“定远”号出事,军心就会摇动,于是,他挂出大旗,驶到“定远” 号前方,吸引敌人主力。“致远”号很快成为众矢之的,多处中弹。邓世昌一面指挥救火,一面发炮迎击。弹药很快消耗殆尽。邓世昌冷静分析形势,决定利用“致远”号航行快、舰首有冲角的优点, 撞击第一游击队主力“吉野”号。

  这仿照的是1866 年的利萨海战。 当时,奥地利的旗舰撞击意大利的装甲舰,成功击沉该舰,舰上400 多人沉没,此举决定了奥地利在这场海战中的胜利。邓世昌非常熟悉这一案例,而且他了解“吉野”号的特点:装甲较薄,一旦撞上,就可以将其撞沉。邓世昌登上指挥台,对大家说:“吾辈从公卫国, 早置生死于度外,今日之事,有死而已, 奚纷纷为?!”在他的动员下,官兵们不再害怕,高喊“撞沉吉野!撞沉吉野!”一时间声势震天。可惜天不佑人, 眼看开足马力的“致远”号就要撞上“吉野”号,却被对方炮火击中,“船遂左倾, 顷刻沉没”,邓世昌和全舰官兵落入水中。邓世昌看着快速下沉的“致远”号, 激愤不已,拒绝别人的救援,并大声喊道:“我立志杀敌报国,今死于海,义也,何求生为!”一同落水的爱犬叼住他的发辫不让他下沉。邓世昌无奈之下, 奋力把爱犬按入海中,含恨自沉,时年45 岁。

  邓世昌在战场上的抉择吸引了敌军主力,保护了主力舰“定远”“镇远”。 邓世昌死后,据传光绪皇帝为他垂泪撰联:“此日漫挥天下泪,有公足壮海军威”,并赐给邓母一块“教子有方”大匾, 拨给邓家10 万两白银以示抚恤。1996 年,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命名新式远洋综合训练舰为“世昌”舰,以此纪念邓世昌的风骨气节。

  “靖远”号与“致远”号同为英国生产,“靖远”号的管带正是当年赴英接收其回国的叶祖珪。1852 年出生在福建闽侯的叶祖珪,从小就“端重有大志”,1867 年考入福建船政学堂,毕业时,与其他同名给英国老师写信告别: “(学)生等愿尽所能为国效劳......我们和你分别,虽觉难过,但我们为政府服务之心甚切,是以不能不把个人的意愿放在次要的地位,我们的爱国心将不减少。”1877 年,作为船政学堂的首批留学生,叶祖珪赴英国格林尼治皇家海军学院学习海军战术等科目,后在英舰上实习。3 年期满后,得到了“洋监督”极高的评价“:勤敏颖悟,历练甚精, 堪胜管驾官之任。”与他同船实习的英国王太子敬重他的为人,临别时脱下蓝色宝石外镶金刚钻的戒指相赠。

  1894 年9 月17 日“,靖远”号排在“定远”号左边第一舰的位置上,与“致远” 号一同负责进攻及掩护旗舰的任务。战斗打响后“,靖远”号英勇奋战,到15 时, 已中弹累累,火势蔓延,便与“来远”号、“经远”号驶往大鹿岛抢修,17 时再返回作战海域。这时“,定远”号桅楼被毁, 已无法指挥,叶祖珪在帮带大副刘冠雄的建议下,代替旗舰升起督旗,召集其他战舰归队,北洋舰队的声势重新振作起来。伊东祐亨一看情况不妙,遂发出“停止战斗”的信号,迅速退走,叶祖珪等人追赶不及,返回旅顺,黄海海战结束。

  战后,清廷考核北洋将领,对叶祖珪的评语是“朴诚可用”。1895 年2 月9 日,威海卫海战爆发,在“定远”“镇远”受损的情况下,丁汝昌下令以“靖远”号作为旗舰,与日军血战。遗憾的是,“靖远”号被击中要害,逐渐下沉。丁汝昌和叶祖珪要追随牺牲在黄海的兄弟们,与船共同沉没,被水手们救上小轮船。眼看“靖远”号搁浅,为避免被军夺走,北洋舰队于第二天将它炸沉。

  1899 年,清政府重建北洋舰队时, 叶祖珪被重新起用,出任北洋舰队统领。 1905 年,叶祖珪任总理南北洋海军兼广东水师提督。当年夏天,他在巡视途中,因连日劳累过度又感染伤寒,在军中病逝。

  “来远”“经远”由德国制造,管带分别是邱宝仁与林永升,两人都是在1867 年考入福建船政学堂的。1887 年,邱宝仁等人赴德国接收“来远”“靖远”“经远”“致远”4 舰以及“左一” 鱼雷艇回国。他身兼两职,同时担任“来远”和“左一”鱼雷艇的管带,远涉重洋数万里,为清廷节省了不少费用,“不特中国水师向未所经,亦为外洋各国所罕有。沿途叠遇风滔,异常险恶,竟能出其死力,得保无虞,实属胆智过人, 较之同往接舰各员事难功倍”。清廷破例将邱宝仁由五品官升到三品官,并加“劲勇巴图鲁”称号。

  和邱宝仁一起赴德国接收舰艇“经远”号的,就是林永升。林永升从福建船政学堂毕业后,曾到英国格林尼治皇家海军学院深造。英国教官给他的结业评语是,“于行军布阵及一切战法,无不谙练”。林永升为人淳厚善良,性格温和,待人接物唯恐伤害了人家,从不在众人面前斥责部下,对部下关怀备至, 所以部属“乐为之死也”。

  黄海海战打响后,“来远”“经远”奋勇迎战。14 时15 分,日方“赤城” 号已伤痕累累,舰长毙命,这时,“来远” 号在其后方200 米处发炮,再次击中其舰桥,将代理舰长佐藤铁太郎炸伤。5 分钟后,“赤城”号施放尾炮,击中“来远”号前甲板,乘机逃脱。不久,“来远”号中弹200 多发,后机器室也燃起大火。不得已,邱宝仁将通风管密闭起来。舱内人员在高温下,仍有条不紊地工作,靠通风管和上甲板的人传话。

  “经远”号也是大火蔓延,伤痕累累。在驶往大鹿岛途中,又遭到日本第一游击队4 舰的追击。16 时48 分,“吉野”号在距离“经远”号2500 米处开炮,林永升临危不乱,指挥将士抵抗,“发炮以攻敌,激水以救火,依然井井有条”。无奈,受伤的“经远”号以一敌四,林永升被弹片击中,“破脑而亡”。 此后,帮带大副陈荣、二副陈京莹接替指挥,也都先后战死。17 时30 分,“经远”号被日舰轰得“船身破裂”,沉没海底。由于林永升“争先猛进,死事最烈”,清政府以提督的身份追封他,还追赠他太子少保等一大堆名衔。

  正是由于“经远”号牵制了日方第一游击队4 舰,使得“靖远”“来远” 二舰得以驶向大鹿岛,扑灭大火,进行自救。正当第一游击队要去追击“靖远”“来远”时,伊东祐亨见暮色降临, 且本队各舰受伤严重,于是对第一游击队发出“返回”信号。“靖远”“来远” 看到第一游击队退走,连忙向主战场的“定远”“镇远”驶去,加以增援。后来, 据日方统计,“来远”号在黄海海战中中炮最多,有225 弹。但在如此重伤的情况下,“来远”号竟能坚持到战斗结束,中西方人士“无不大奇之”。可惜, 在1895 年2 月的威海卫海战中,“来远” 号没能再创奇迹,日本用鱼雷艇偷袭“来远”号,舰身倾覆,邱宝仁被救上刘公岛。北洋水师全军覆没后,邱宝仁被革职,不久后病逝。

  在丁汝昌排出的“雁形阵”中,最弱的环节就是“超勇”“扬威”,它们由英国生产,已经服役13 年,是各舰中最“年迈”的。它们的管带分别为黄建勋、林履中。两人虽是首批留英的同学, 但资质大不相同。黄建勋是一帮同学中最平庸的,当别的同学已经是独当一面的总兵、管带时,他还是个参将,好在他为人慷慨仗义,跟手下兄弟们相处得很好;林履中则次次考试都得“优等”, 很快就得到升迁。不过,无论平庸还是聪明,在1894 年9 月17 日这一天,他们心里都知道,主帅丁汝昌更知道 他们带着最薄弱的战舰,列在最后一个小队,本身就有保护之意。

  日方显然也看到了这一点。在战场上,“超勇”“扬威”在最右翼,恰好面对日本舰队第一游击队的“吉野”“高千穗”“秋津洲”“浪速”4 艘主力舰。 它们畏惧“定远”“镇远”,所以在两军接近时,突然加速、发炮,从“定远”“镇远”的前面夺路进发,扑向右翼的“超勇”“扬威”,并发炮攻击。“超勇”“扬威” 二舰奋力还击,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, 一颗炮弹打中了“吉野”号,并引发火灾;“高千穗”号也中了好几炮,火药库附近的军官室被击穿,8 寸多厚的钢板上打穿了3 个大洞,弹丸四处飞扬;“秋津洲”号的第五号炮座也被打中。

  但是,“超勇”“扬威”自身的伤亡更加惨重。“超勇”号是木质舰身,舱内起火,无法施救,不久就开始倾斜, 海水淹没甲板,官兵纷纷落水,管带黄建勋落水后,恨不能杀敌,一心求死。 这时,“左一”号鱼雷艇赶了过来,抛出长绳向他施救,但他死意已决,不肯接受救援。“扬威”号也开始倾斜,只得驶离战场,在岸边搁浅,士兵们纷纷跳水逃生,管带林履中则愤然投海自尽。 此时,两人都只有42 岁。

  “超勇”“扬威”牵制了敌军的主力, 使主力战舰“定远”“镇远”能够全力攻击日本的弱舰“比睿”“赤城”,从而重创二舰。这是黄建勋和林履中立下的战功。后来,清政府以较高待遇优恤两人,其子孙世袭爵位。

  1894 年9 月17 日这天,从朝鲜返航、与日本舰队狭路相逢的北洋舰队, 本身只有10 艘舰。而“平远”“广丙” 二舰正在附近的大东沟港口担任警戒任务。战端一起,旗舰“定远”号发出信号, 召唤它们驶向战斗海域。当“超勇”号沉没“、扬威”号搁浅后“,平远”号和“广丙”号及时赶到战场上。这样,北洋舰队仍然保持10 艘战舰的规模。

  和其他德国、英国制造的“洋战舰”不同,“平远”“广丙”是土生土长的国产舰。“平远”号的航速为11 节, 是参战军舰中最慢的,管带是李和。“广丙”号原本是广东水师的,1894 年5 月, 因为在舰队会操时表现卓越,又恰逢朝鲜局势日趋紧张,于是管带程璧光主动请求留在北洋水师备战,其排水量为1030 吨,是参战战舰中最小的。

  9 月17 日14 时30 分, 这两名弱小的“替补队员”驶入了作战海域。当“平远”号与日本旗舰“松岛”号相距2200 米时,李和沉着指挥,用260 毫米炮弹两次击中“松岛”号,之后,又接连击中“严岛”号。与此同时“,广丙” 号也毫不示弱,击伤日本“西京丸”号, 引发舰上火灾。

  不久,“平远”“广丙”中弹起火, 退出战场,向北方驶去。到了下午17 时, 李和与程璧光看到“靖远”号管带叶祖珪升起督旗,又赶去会合,继续作战。 日舰看到形势不妙,便驶离战场。

  在这一战中,李和与程璧光的表现尚属顽强。第二年,北洋水师在威海卫全军覆灭后,李和与程璧光被革职。 1912 年,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,李和成为海军军官学校校长,1913 年又当上了海军次长。程璧光后来参加兴中会, 1911 年武昌起义后,被推举为海军总司令,1916 年任海军总长,1918 年在广州遇刺身亡,后被追赠为海军上将。 且不论他们后来的飞黄腾达,仅仅看甲午海战,两人虽一度退出战场,或许有过犹豫彷徨,但一未逃跑,二未投降, 其功绩不可否认。

 
  推荐新闻
· 全新的赛考综合打破传统 ... 2019-01-14
· 大金所财经新闻早餐(201 ... 2019-03-12
· 精彩纷呈 2018首届云台山夏 ... 2019-04-10
· 百色一位女司机错把油门 ... 2019-03-02
· 猫眼娱乐港股上市只差“ ... 2019-01-12
· 【东方卫视看看新闻 Kne ... 2019-03-05
· 人民日报人民时评:拨亮 ... 2019-04-06
· 新闻:打桩钻头清洗新乐 ... 2019-02-19
· 城步农商银行召开扫黑除 ... 2019-04-11
· “新潮流”辅选打压同党 ... 2019-04-18
· 意外成为走红短片演员 听 ... 2019-04-14
· 总投资约370亿!余杭今日 ... 2019-04-11
· 公然篡改新闻!今日头条 ... 2019-01-30
· 今日头条发布过年数据: ... 2019-02-14
· 奇瑞汽车瑞虎8 给你一个选 ... 2019-03-20
· 2019时政热点新闻:国际重 ... 2019-03-30
· 三亚市法学会关于“推进 ... 2019-03-02
· 迅游娱乐营销登上“游戏 ... 2019-03-31
· 知名娱乐会所环球壹号第 ... 2019-03-26
· 天津大学EMBA山东班聆听企 ... 2019-01-14
   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网站投稿 | 网站声明 | 网站地图
备案号:
娄底新闻网_湘中第一网 http://www.szwei.net